90年来党的反腐败斗争的经验与启示
时间:2019-02-02 16:17:39 来源:新竹信息网 作者:匿名


90年来,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认真总结这些经验,对于更好地推进党的执政工作,严格深化反腐斗争具有重要意义和启示。

始终把反腐败视为关于党的生存的重大问题

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从毛泽东同志到习近平总书记,中央领导高度重视反腐问题。

毛泽东同志的生活是诚实和诚实的,他讨厌腐败。 1932年,叶坪村叶坪村政府主席谢布生的案件发生在中央苏区。毛泽东同志严厉惩罚:“腐败不会被清除,苏联国旗将无法抗争,共产党将失去其威信和人民的心!打击腐败是我们的。”在党的执政地位之后,我们党执政的立场,毛泽东同志把反腐败作为执政党建设的重中之重,深刻认识到反腐败与党的未来息息相关。这个国家。重大问题。

邓小平同志在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在领导中国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始终高度重视反腐败工作。邓小平同志从党的高度和社会主义国家的未来高度观察和思考反腐败。他强调,如果我们“不重视腐败,不坚决制止这种趋势,那么我们党和国家就必须有'改变面子'的问题。这不是危言耸听。”

江泽民同志指出:“反腐败是一场影响党和国家生存的严肃政治斗争。如果我们不坚决惩治腐败,党和人民之间的血肉联系将是认真的。受到损害,党的执政地位将面临失去的危险。进行自我毁灭。“胡锦涛同志指出,允许腐败“成长和蔓延将严重损害党的形象和威信,严重破坏党和人民之间的血肉联系,严重撼动党的执政地位”。

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以来,面对严峻复杂的反腐斗争形势,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关注全党。 “腐败是一种社会癌症。如果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将在该国死亡......有许多严重腐败导致统治集团死亡的例子。有许多例子表明腐败已经消失。由于执政党的腐败和群众的严重脱离,当今世界的政权。“坚持积极的教育,建立一个抵抗腐败和防止变革的强大大坝

任何党员领导干部的腐败都始于思想的转变,从思想的腐败到行动的腐败,都在演变。因此,在这个关键时刻进行良好的思想教育,不断巩固抵制腐败和预防的意识形态大坝,是开展反腐败斗争的第一道防线。

1932年3月,中央人民委员会发布了《政府工作人员要加紧学习》第6号命令,要求“所有在政府工作的人都应该加强学业”;同年8月,中央组织局发出《关于党内教育计划致各级党部的信》要求新党员的推广。 “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应该做什么?”各级党政机关要“规划和提高党内政治理论水平,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武装全体新老同志。组织教育工作”。为此,中央苏区开办了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红军大学,苏维埃大学等,毛泽东同志,罗伟,周恩来,任弼时,董必武等领导同志亲自前往这些学校任教。 ,并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灌输给学生。大大提高了思想政治意识,增强了反腐败意识和能力。

1941年4月,毛泽东同志在《<农村调查>的序言和跋》中指出:“认真,坚决地维护共产党员的纯洁......是我们抗日时期和建设民主共和国时期不可或缺的任务。这一时期的一部分是共产党员可能被资产阶级腐化,党员之间有资本主义思想。我们必须在党内打击这种腐败思想。“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党也通过整顿创造性地提出和实践马克思。思想政治教育的原则和方法,为毛泽东同志着力建设意识形态党提供了正确的路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们党继续高度重视思想教育,遏制腐败,弘扬诚信的传统优势,树立了雷锋,焦裕禄等无私,诚实的人民的正面榜样。 。通过各种宣传教育方式,形成了强大的反腐舆论势头。整个党和整个社会营造了一种苛刻,简单,勤俭,贪污腐败的良好氛围。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对“三严三实”,“两学一工”的群众路线,特殊教育进行了深入的教育和实践活动。教育;深入研究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加强马克思主义理想信念是党员干部“补钙补骨”,加强修身养性,自律,和自我革命。这是在严格执政的大局下,通过思想政治教育建立强大的反腐思想和道德防线的新实践。

除了不良行为,我们必须以“零容忍”态度惩罚腐败的变质。

腐败与中国共产党的性质,目的和信仰是不相容的。因此,对于腐败的变质分子,我们党的传统态度是憎恶,“零容忍”,坚持腐败,惩罚和惩治腐败,没有放纵腐败的人的空间。

在瑞金时期,我们党从1932年到1934年在中央苏区发起了第一次大规模的惩罚和腐败运动。在此期间,1932年5月,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布生被处决枪击因使用其权力腐败财产,谋取私利,腐败腐败,成为党内反腐败历史上的第一个“腐败官员”。此后,瑞金县财政厅会计司司长唐大仁,2000万元的公款和苏维埃大会主席左翔云,因公共资金腐败246.7元而企图瑕疵,玉都县军事部长刘世祥等四人因腐败和总供给情况,该部报告称,公开审判后,虚假账户被判处死刑,这对腐败分子产生了极大的威慑作用。

延安时期,1938年8月,陕甘宁边区颁布了《陕甘宁边区政府惩治贪污暂行条例》,列出了“兑现或拦截财产”,“加强征收”等10种腐败行为, “通过公款”,“收受贿赂”和“敲诈勒索”。该法规定,任何腐败人数超过500元的人,应当判处死刑或者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1941年底,张家埠税务局局长肖玉玺以3050元公共资金腐败为荣,并被毛泽东同志批准并执行。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中共天津市委书记刘青山和天津市行政部门专员张子山因腐败和侵占罪被判处死刑。刘和张都是加入党多年的领导干部,经历了革命战争的考验。然而,进入城市后,他们没有经受住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侵蚀,很快就成了人民的罪人。河北省委在两人处理报告中说:“这些高级干部了解法律,欺骗党,利用农民工的汗水,贪污受害者的食物,与奸商勾结,非法赚钱,腐败,堕落到极致。如果不严厉惩罚,我们党对人民没有言论,国家法律就不会对他人,对党的损害是非常严重的。“党中央委员会和毛泽东同志批准了判处刘某和张某死刑的建议。毛泽东同志也说:“这些叛徒和蝗虫必须消除多少。这不是党的失败,而是党的胜利。不是党的声望的降低,而是党的威信的提高。 “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注党和国家的全面发展,决心用暴力毒品来诽谤和纠正。混乱,勇敢的骨头和治愈邪灵,并用勇气打破手腕。力,坚持“老虎”和“苍蝇”在一起,坚决查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计划等大罪,党的心和人民的心,以及反腐斗争势不可挡。形成。

依靠人民,为人民,创造一个强大的群众力量来打击腐败和惩罚邪恶

人民的心是最伟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大的力量。遵守人民的内心,坚持正义,始终是我们党的坚定信念和坚定行动。 90多年来,我们党的反腐斗争始终坚持以人民为本,以人为本,以人为本。因为在人民的支持,支持和广泛参与下,我们才能形成一支无敌的强大反腐力量。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时,建立了工农兵制度,并宣称“所有苏维埃政权都属于工人,农民,红军士兵和所有劳动者”。人民不仅有权选择代表来掌握政权,而且还有权批评,监督,检查和罢免政府官员。苏联中央政府设立了工农检查局投诉局,专门接受工农报道“腐败与浪费,官僚腐败,被动旷工”等问题。被告局曾在江西省兴国县欢乐区苏维埃政府吊死一个小木箱,并动员群众举报不洁干部。——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反腐败中使用的第一个报告框。工业和农业检验部等机构还在各地建立了“突击队”和“轻骑自行车队”等群众组织,设立了检查员和通讯员,并作为反腐败的“助手”。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在揭露和遏制腐败方面继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1950年4月1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报纸刊物上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决定》,吸引广大人民群众监督党的工作。 1953年初,毛泽东同志也提出:“官僚主义,指挥主义和无法无天的典型案例应该在报纸上广泛披露。”他还强调,报刊应当发布群众来信,反映群众的声音和要求。各级党委要有决心惩治和消除党和政府组织对群众憎恨的守法和混乱分子。“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不再采取“群众运动”治党,而是发展人民民主,加强对公共权力的监督,作为人民参与反腐建设的基本途径。有序推进。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明确规定,“各级党委支持和保障同级人民代表大会,政府,监察机关对国家机关和公职人员的监督。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应当遵守规定,进行民主监督,审计机关依法进行审计监督,“认真对待,自觉接受社会监督”,“接受群众接受批评”。来自群众。“历史和现实都证明,只有真诚和真诚地信任人民,密切依靠人民,才能调动最广大人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才能参与反腐败斗争。形成反腐败的巨大协同作用。

建立制度建立,设立专门机构,大力加强反腐败体系建设

在高度重视党员干部思想政治教育的同时,中国共产党还通过建立规则,建立专门机构等措施,大力加强反腐败体系建设。

1926年8月4日,中共中央扩大会议发出通知《坚决清理贪污腐化分子》,这是中国共产党最早发布的惩治腐败分子的文件,开辟了建设的先例。我们党的反腐败制度。 1927年5月,党的五大选举产生了中央监督委员会,这是党内最早建立的“巩固党的团结和权威”的纪检机构。它标志着党的纪律检查制度的初步建立。

随后,在瑞金时期,苏区中央政府成立了党的初始政府审计机构——财务审查委员会;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建立了群众监督组织——工农检察院。其职能之一是“如果发现犯罪活动,如贿赂,浪费公款,腐败等,有权向法院报告法律检查和裁判。”1933年12月,毛泽东同志发布了《关于惩治贪污浪费行为——中央执行委员会第26号训令》作为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规定“当公款超过500元时,将判处死刑”;除“收回贪财公款”外,还将“没收” “他全家或部分家庭。”在抗日战争时期,从“政治干旱”的目标出发,党的领导人制定了《陕甘宁边区抗战时期施政纲领》和《陕甘宁边区政务人员公约》等法律法规,推动日益制度化,合法化的反腐败和党风建设。清洁政府。新中国成立后不久,为了适应形势的发展,加强党的建设需要,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成立中央及各级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决定》,决定在中央和地方建立党的纪检委员会。水平。此后,中央政府及相关部门也发布了《关于处理贪污、浪费及克服官僚主义错误的若干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贪污条例》《关于党政军群负责人员视察、参观、休养、旅行时地方负责人不许接送、宴会和送礼的规定》等。这些特殊的惩罚法律法规是打击腐败的重要制度安排。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反腐败体系建设和纪检监察机构的职能和职能得到进一步完善。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严格把党控制为“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坚持思想党建和制度相结合。治理,不断收紧制度。 “笼”。从“八条规则”的制定到修订《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从《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修订,到《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的引入,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中央政府推出或修订了4年以上有50多个党内部规定,不止一个 - 超过150个中央党派的现行法规的三分之一。这些法律法规不仅反映了党中央在党的执政方面的新思想,新思路和新实践,也是反腐斗争势头形成并继续保持的重要保证。

(作者是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室副主任兼教授)

奥一网